“晨晓式的”美学冲击力

———–杨炼于柏林

>>返回

——杨炼于柏林
2015.6.17

阔别祖国后,晨晓带回了他绚丽夺目的“生命美学”。他的绘画和装置,汲取新西兰的野性鲜活、江南经典的文气秀雅、当代中国的实验活力,既外师造化,去感受天地万物的灵启,又中得心源,抵达自我的精神境界,拉开与群体印象的距离,他画自己的画,并带给我们独一无二的冲击力“晨晓式的”美学冲击力。

“晨晓绘画的生命美学”,其特征是一种强力,贯穿炫目的色彩、大块面的构图、突出而处理独特的主题,每一笔触,都在建构生命的极度欢愉,同时揭示生命的敏感和微妙。晨晓创作与传统的关系,与其说是“颠覆”,不如说是“挣脱”,跳出已成套路的判断系统,全新地处理自己眼前的经验。艺术家释放内心的自由,才是真正的“出淤泥而不染”。

晨晓拥有一部自己的美学词典。他既不落入旧形式窠臼,更非无形式,他的极端,是为每件作品发明一个形式。“生命美学”,落点在三个字:深,力,美。深:每个生命盛载着亿万年的记忆。力:“活下去”是一场永恒的搏斗。美:创造一个人的“内美”,由此倾出作品,这是艺术的本质。面对全球化的精神困境,晨晓用生命美学发出呼唤:把真生命、真灵魂重新还给艺术!

犹如读一株新西兰扎根石缝间的“生命树”,狂风抽打中,遍体披挂苍苔,却又朝向碧空,傲然奋力地伸展,其灿烂恰反证黑暗,其茁壮正对抗胁迫,其欢笑定内含眼泪。晨晓“雅野为艳”的艺术,以故土文化性之雅,结合民间性的原创力之野,合为“艳”作——美学和思想汇合的杰作。生命美学,聚焦了从个体再出发的能量。这仅仅是艺术观吗?或正是一个艺术家的世界观?!

带着中国思想词典闯世界,带着世界思想词典闯中国,归根结底是同一回事:所有历程,都在一个人之内。这个个性传统——自我传统,独立思考为体,古今中外为用。没什么能限定他,而他重新界定一切。画幅深处,大海起伏。住在奥克兰海边的晨晓,正像一个孩子,重重暴风雨,没毁灭他的生命力,反而激发了它。生命美学,照亮了生命——它,教给我们像大海那样欢笑。

>>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