晨晓绘画中的极简主义符号

———–栗宪庭

>>返回

简单而快乐的画

———– 栗宪庭

一年前,晨晓请我们去看他在中国美术馆的展览。晨晓说离家去新西兰二十六年,要重回祖国怀抱,听上去仿佛是老华侨要落叶归根的感觉。我记得那时北京还冷,从满眼的灰色,走进晨晓的展览,醒目而鲜艳的色彩扑面而来,亮丽得让我们吃了一惊,这种简单快乐的感觉,早已成为一种久违的看展经验。
晨晓几乎使用纯色画画,大面积绿色,天蓝,柠檬黄,大红等纯色平铺直叙,每幅画总有一个主调的纯色形成画面的大结构,虽然不是抽象画,但题材全部来自新西兰风景,造型已经被简单明了成苻号化的感觉,尤其是黑色直线条作为大面积纯色块的界线,让纯色块的凸显有种类似抽象绘画的意味,所以,晨晓在画面的处理上,有极简主义的感觉。新西兰给晨晓带来新的生命,简单甚至原始的新西兰风景,成为他快乐的源泉。因此,表现快乐情绪性的大笔触直截了当,直接得没有弧线,简单得没有细节,快乐情绪宣泄得没有折皱。让我们这些长期郁闷的心情,一时间有了舒缓的感觉。
几个月后,晨晓请我们全家去了新西兰。新西兰像一个大农场,地广人稀,驱车穿越,大片的草原、森林、高山、大海,都是纯净的本色,牛羊自由散漫,人们简单快乐,完全是一块没有“灰调子”的净土。晨晓画的简单和快乐,正是来自他对新西兰生存环境最直接的体验。还因为晨晓年轻时因为家庭出身,在祖国经受过磨难,所以对新西兰简单纯净的体验尤为鲜明和深入。
尽管晨晓对新西兰的热爱充满激情,文化上的寂寞依然使晨晓向往祖国的“热闹”。近年来,晨晓用他自己的方式,急切地敲打着祖国的大门,也希望把环保的概念通过他的画带给国人。

2013-12-30

>>返回